就将对方的组织活动给套了个底儿掉

哎,要是现在自己的手中能有一件羽绒服就好了,四个人两件大衣,倒腾着穿,总是能满足大家的出行的要求的吧。 羽绒,羽绒 对啊!我怎么没有想到啊!只要搞到点底棉不就行了?...

是时候要对绿洲进行一次大扫荡了

打头的何叔神情凝重,是的,现如今要在草料生长的过于干老粗败之前,就要手动的收割起来,晾干打捆储存,以做羊群们过冬的准备。 而他今天的任务也不轻,是时候要对绿洲进行一...

不但本着互帮互助的原则

一听来了生意,板车旁边自打他们一行人出现后就再也不叹气,支着耳朵听小话儿的老汉,就从盘坐的席上爬了起来。 果然还是小姑娘有眼光,咱的打瓜出籽高,种下去准保成活!我给...

让一旁顾铮口中的唾沫

看着对面这三个人一脸友善的迷茫,陈国庆在心中默默的擦了一把汗水,好险啊,一看见美女就自动吹牛这事,有风险啊。 陈国庆的解释的音量也不小,效果还不错,原本盯在他身上的...

你好歹也是一个留学归来的海龟

不用指望我这边了。卖光了。看来我们必须要去一趟黑市了。 那个偷偷摸摸,自发行程又心照不宣的市集,所谓的灯下黑,就是说的它了。 从农贸市集出来,穿过一条坑洼的小路,在...

拿着杀屠刀的社员一亮嗓子

不知不觉中,顾铮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所处的年代,他也是一个见多识广之人。他像是这个物质匮乏的世界中的人们一样,充满了对食物的饥渴。 你们说这沙鸡为什么没进化出蜈蚣那样...